• 六合彩免费资料

新闻中心News

  • 公司新闻
  • 展会新闻
  • 行业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 当前位置:主页 > 营销网络 >

一场争执不下的人情让菊闹一句话化解

日期:2017-09-24 13:06 信息来源:北京海田钢板有限公司
 这里把嫁闺女叫出门,把娶媳妇叫迎喜。把死了男人的女人叫驱嬬,第二次嫁人的女一场争执不下的人情让菊闹一句话化解人叫二婚头。二婚头再嫁有规矩的,男人是不能出面送的,包括
 
男孩子,娘家人是不能送的,婆家人长辈是不能送的,出门的时辰也与第一次嫁人有别,要午后出门,不能从娘家出门,不能从婆家出门,一定要在村外
 
僻静的地方出门。出门就是再嫁,再嫁俗称叫“走”,一般驱嬬的走,都是极简单低调又凄凉冰人。
  
  驱嬬的走有一个很重要的仪式,就是脱掉脚上的旧鞋子换上蓝色的新鞋子,这叫告别死去的男人,撑起新人的蓝天。把旧鞋子扔出去,如果鞋底朝上
 
,说明驱嬬以后的日子有翻身的机会,如果鞋面朝上,将预示驱嬬的新日子不会太好,有可能第二次死男人。二嫂想看看金豆扔的鞋子哪个面朝上,她是
 
个热情善良的女人。
  
  二嫂子望着秋实的背影,一屁股坐在地上,软软的站不起来,悲凉的叫了一声:“造孽呀。”一只黑色的大鸟呱呱的叫着朝落日的地方飞去。
  
  二
  
  跟着王矿长一路走的金豆,没到矿上便开始想孩子。继果,一岁的孩子,从生下来到现在,从没离开过她半步。这样的分离,她担心继果会不会哭着
 
找娘,找不到娘,他会哭成什么样子呢?走的时候,秋实怕继果闹着要娘,早早的抱了出去。
  
  虽然二嫂子对着她拍胸脯说:“金豆,你放心的走吧,我在,继果就不会受委屈,再说还有菊闹呢。”菊闹眼圈红红的点头,说:“嫂子,等你们的
 
喜期过了,秋实去上班的时候,我让他把继果给你带过去。”
  
  王矿长中年丧妻,当了几年鳏夫,忽然天上掉下一个年轻白嫩的金豆豆,那份心痒难耐可想而知。金豆因为生过孩子,便膨胀了水蜜桃的饱满。王矿
 
长知道金豆惦记继果,心里一定苦苦的,便极尽温柔的哄劝着金豆。
  
  夜,冰凉而喧嚣,矿区不比山里,家属院不比村里,三班倒的矿工们在院子里来回流动着,轻一声重一声的开关门声,略显疲惫的脚步声,含糊不清
 
的低语声,矿斗车与铁轨的摩擦声,机房里机器的轰鸣声,交织着让金豆震撼而不安。
  
  王矿长提着桶去热水房打水去了。金豆低头坐在床沿上,紧张的攥着自己的衣襟,王矿长轻言细语的呵护虽然让她略略放心,但,不解风情的金豆心
 
里确实打怵。
  
  她是个二婚头,二婚头的女人是被人瞧不起的,更何况她是驱嬬。王矿长对她的疼爱让她茫然,她不知道城里的男人与山里的男人有什么区别,但她
 
知道王矿长是读书人,在金豆的意识里,读书人是斯文的,斯文的男人应该不会让她肉疼。
  
  在金豆的女人生涯里,仅有过一次肉疼,这次肉疼让她有了继果。哑巴秋果是憨实可怜的,不懂什么是男女恩爱。婚后的日子里,秋果每每在金豆的
 
怀里寻找一个孩童的庇护,呓语里几次叫着娘、娘、娘。本就聚少离多的日子里,夫妻房事就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。秋实酒后的野蛮与癫狂,让她尝到的
 
是男人的粗鲁与力量,除了撕裂的肉疼便是之后两年的煎熬与磨难。两兄弟一个水一个山,让她在山水间成为一棵秋天里孤苦无助的小草。
  
  门,轻轻的开了,王矿长提着一桶热水进了屋,金豆急忙从床沿上跳下来,伸手去接。“果儿他娘,来,洗把脸,烫下脚,几十里山路呢,怎么着也
 
是累了的。”王矿长没让金豆接他手里的水桶,自己提着走到墙角的脸盆架下放好,从脸盆架上把掉了漆的旧脸盆换下,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新脸盆放上去
 
,往脸盆里到些温水,把一条新毛巾浸了进去,揭开一盒新香皂放在一边,示意金豆过来洗脸。金豆有些局促,迟迟不肯伸手,王矿长笑了,拉过她的手
 
,轻轻按进了盆里。
  
  水,氤氲着热气,脸盆里四只手交叠在一起,水,温温的漫过手背透过肌肤暖了有些冰的血液,王矿长潦着水,洗着金豆虽粗糙却也柔软的手。金豆
 
没有挣扎,任由眼前这个男人在水里揉搓着自己的一双手。洗手,倒水,换水,洗脸,倒水,换水,洗脚,倒水,换水,当王矿长用干净的毛巾把坐在床
 
沿上金豆的两只湿漉漉的脚擦干时,金豆的身心已经软成了熟透的柿子。
  
  熟透的柿子充盈着诱人的饱满,这饱满让王矿长的眼神与身体同时膨胀了,膨胀的如灌浆甩缨的玉米穗。房间里的气压明显的过低,二人的呼吸急促
 
而困难。王矿长觉得热,他想脱掉自己的上衣,却发现金豆的脸上有细密的汗珠子,手,越过自己伸向金豆,金豆躲避着王矿长的手,身子一歪,倒了下
 
去,王矿长的身子跟着失去平衡,把持不住自己,跟着倒了下去,手碰到了床头的开关,脚踢到了地上的脸盆……
  
  “咣当”脸盆翻了,水淌的满地都是。“吧嗒”灯泡灭了,两具人体素描变得朦胧而美丽。“咔嚓”门上锁了,屋子里成了亚当和夏娃的苹果园。“
 
咯吱”床板响了,连续而有节奏的响着,响着秋天丰硕的欲望……
  
  起风了,微微的,窗户纸被风吹的“呼嗒、呼嗒”的响着,轻柔而均匀。接着,是雨声,细细的,打在窗棂上“淅沥、淅沥”的乱着,别致而悦耳。
 
一阵风一阵雨,一阵风雨交加。大自然发出的声音是规律的,人类创造的声音的凌乱的,规律而凌乱的秋夜,窗外,轻描淡写,窗内,入心蚀骨……
  
  风越来越柔,雨越来越细,渐渐的,风雨声变得似有似无,又一阵子,终于风停雨住。金豆一脸潮红的瘫在那里,她第一次有了做女人满满的感觉,
 
王矿长意犹未尽的看着金豆,黑影里金豆忽闪着干净的眼神,有些害羞的样子。王矿长知道,这个女人是自己命里一直等待,可以让男人体现自尊而灵肉
 
四溢的情侣。他抬起胳膊把柔软丰满的金豆紧紧的搂在怀里,温柔的抚摸着她满头青丝,那一刻,他如此的心满意足。
  
  三
  
  一个月后,秋实带着继果来到到矿上。王矿长没有食言,把秋实安排在灯房上班,负责每日里回收和发放矿工们使用的矿灯,安全且清闲。
  
  秋末的时候,菊闹随二嫂子到矿上看秋实和金豆。三个女人三个孩子,把王矿长的家热闹成了一台戏。菊闹看见金豆眼圈立马就红了。二嫂子拍着菊
 
闹的肩膀,说:“哎呀喂,你这是干啥呀,你看金豆这小日子过的多么的滋润呀,看来王矿长是个疼媳妇儿的人。”菊闹问金豆:“嫂子,王矿长没让你
 
受委屈吧。”二嫂子扯着嗓子喊:“哎哟喂,金豆能不受委屈吗,指不定晚上被王矿长欺负成啥样呢。”金豆低头吃吃的笑着,菊闹看金豆一脸幸福的样
 
子,也笑了。
  
  王矿长路过小卖部对老板娘枣花嫂说:“枣花嫂,我家来了客人,帮我拿点吃的喝的送过去吧,哦,就是小孩子们喜欢的那些零嘴,金豆在家,让她
 
给你钱。”说完,上班去了。
  
  枣花嫂答应一声,收拾些食品往王矿长家里走去,没到院门口,便听到里面一锅粥般的喧嚣。枣花嫂站在大门外敲门。“金豆,金豆,开门,我是枣
 
花嫂,王矿长让我给娃儿们送点零嘴吃。”
  
  金豆开门,伸手接过枣花嫂手里的大包小包,赶紧侧身让枣花嫂进来坐。枣花嫂歪头看看里面的场景,轻叹一口气,说:“不啦,你们说话吧,我赶
 
紧回去呢,我家那个瘫子还等着我给他翻身呢。”金豆赶忙从小布包里拿出一些角角币币递给枣花嫂,枣花嫂一推金豆的手,说:“不要了,这不值几个
 
钱,算我送给孩子们吃的吧。”金豆说:“枣花嫂,别,别,别,快拿着,这不可以的。”两个人推搡着,一个要给,一个不接,菊闹走了过来,把金豆
 
的手拉了回来,说:“嫂子一片心意,你就收了吧,这样吧,嫂子,我从山里来的时候,带了些自家母鸡下的蛋,给你拿几个,回去给你家哥哥炒了补补
 
身子吧。”了。
  
  枣花嫂来的时候手里带多少东西,回去的时候手里原样带了多少东西,枣花嫂看着金豆家的热闹,想着自己的凄凉,有些动容,眼眶有些润了,急忙
 
从菊闹手里接了东西,扭头走了。菊闹不明就里,以为自己那句话说错了,急忙转头问金豆,却发现金豆的眼圈也有些潮红。
  
  “枣花嫂的男人和秋果是难友,那次矿难死了四个,伤了五个。秋果是那四个死者之一,枣花嫂的男人就是那五个伤者之一。”金豆望着枣花嫂的的
 
背影,讲了枣花嫂的故事。
  
  枣花嫂的男人是退伍军人,壮实的像头牛。上午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男人,下午便成了一个半死人。枣花嫂在老家接到电报坐车到矿上,看到自己雄
 
壮的汉子成了一个瘫子,只是在心头梗了一下,硬是一滴泪没掉,好言好语的哄着男人,在床头床尾的伺候着。矿上派王矿长给枣花送赔偿金,枣花咬着
 
牙说:“王矿长,我男人是废了的,这以后的日子全靠我了,老家有年迈的公公婆婆和两个上学的娃儿,这点钱不够我两个娃儿的学费。”王矿长叹息一
 
声,说:“枣花,钱你拿着,有什么其他要求你再提。”“王矿长,这钱我不要,让矿上拿这钱在矿区门口盖了三间砖瓦房,给我开一个小卖店。”“好
 
,我回去好好给矿上说说,尽量满足你的要求。”王矿长走的时候,枣花颤抖着声音说:“王矿长,如果办成了,您就是我们全家的恩人。”说完,“扑
 
通”跪了下来,王矿长急忙把枣花搀了起来,眼一红,扭头走了。
  
  金豆最后说:“枣花嫂人如其名,长的像一枚大枣,为人更是大枣的脾气,说话香甜,对人热情,但是,如果你惹了她,她则会麻利的剥去肉肉的外
 
衣,露出大枣尖硬的核,如一枚子弹射出去要你的命。这些是王矿长说给我听的。”
上一篇:没有了
相关新闻